首页 »

【舆情+】投递到第三次的快递应该额外收费吗?

2019/9/11 18:22:51

【舆情+】投递到第三次的快递应该额外收费吗?

 

快递似乎是永恒的话题。前有顺丰快递员被掌掴,后有迟到的送餐员被怒斥……当舆论逐渐平息后,《南京市邮政条例》又将快递业拉回了公众视野中,这次的焦点在“投递到第三次的快递该额外收费吗”上。

 

此类争议多毁誉参半,但充分讨论后,发现这并非是一个简单的收费问题。

 

1

 

新闻报道显示,7月30日,江苏省通过《南京市邮政条例》,从今年9月1日起,因收件人或者代收人原因,经两次免费投递后尚未投交的快件,收件人仍需投递的,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可以收取额外费用。同时,条例也规定,收费前应事先告知收费标准。

 

虽然这只是《条例》的一部分条款,事实上,包括在快件营业场所安装安全监控设备、不得露天堆放和分拣,不得以抛扔,踩踏等危害快件安全的方式分拣……此类备受关注的话题也在其中,但公众仍然将眼光聚焦在“第三次快递多收费”的问题上。

 

中国新闻网文章表示,这条规定从全国范围来看,都尚属首次尝试,因此“如此额外收费是否合理”、“如何判定需要收费”、“收费如何定价”、“产生纠纷如何处理”种种疑问几乎立刻倾囊而出,在网络上引发广泛争论。

 

即便备受争议,但南京市邮政管理局仍然坚持今年9月1日开始实施《条例》,并称配套施行办法已基本完成,不日将向社会公布。不过其也坦言,“由于没有先例示范,待实施后,可能仍需磨合时间。”

 

2

 

该政策最大的支持方无疑是快递从业者,他们的说法也不无道理。

 

随着快递包裹的日益频繁和快递物品的各色不等,对快递员和快递公司来说,无效的反复投递带来了人力成本的大量浪费。“尤其是一些贵重或者大型、沉重的包裹,一次次投递找不到人签收简直令人愤怒,也确实不能避免在反复投递中让包裹出现损伤和遗失。”一名基层快递员接受采访时表示。

 

根据中国快递协会原副秘书长邵钟林的说法,根据快递行业的国家标准,投递员必须进行2次上门投递。“完成了2次上门投递,也就完成了投递的法定义务。如果因为收件人原因没有投递成功,再投递额外收费,这也是应该的。”业界也表示,第3次投递额外收费跟目前的国际惯例是接轨的。

 

而一些网店店主业也力挺快递员,为一些网购者的任性行为感到不满,“有的人觉得自己很了不起,明明和快递小哥约好了投递时间,送去的时候却临时变卦,每个人时间都很宝贵,收费新规能倒逼消费者对快递员劳动的尊重。”

 

网友“左岸疯井”也有类似观点:“快递一天送几百个件,哪有时间单独送几次,还总自以为是上帝,要享受高端的个人服务了,与其说快递员态度不好,还是自己的心态问题,将心比心。”

 

不过好在需要第三次投递的情况并不多见,南京一名快递员明确表示二次投递不成功的情况很少,在平均每天送160多份快件的情况下,一个月大概才会遇到一两次。按照快递公司的流程,如果第一次投递不成功,第二次送件会提前打电话给收件人,约定二次送件的时间。如果因为电话、地址有误,可以将将其视为“问题件”公布在中通内部系统上,向发件中通寻求准确的电话和地址,三天内得不到答复,快递将自动送回寄件点。

 

还有记者发现,在《条例》之前,已有快递公司颁发了相关规定,对于特殊快递服务可以额外收取费用,“价格是浮动的,大概在2元左右。不过这也是为了督促收件人尽快签收。”

 

3

 

然而,事实往往是,道理一回事,操作又是另一回事。即便“第三次快递收费”初衷挺好,但操作性也备受质疑。

 

“权利义务都是相对的,消费者对应的权利是什么,有没有监督机制,怎么保证没有恶意拖延到第三次的情况。制定法律法规,哪怕是行业规范,可不能脑子一热桌子一拍。”网友“神明在心”的担忧不无道理。

 

网友“sw8910”就因此吃过亏,“手机没问题也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快递员就把快递签收,或者私自放在小区门口走人了事。当给快递员打电话时,他就会说,给你打了电话没人接,就放那里了,或者我给签收了,明天有空再给你送。”他认为,凭借这样的职业道德,很难保证不会出现第三次投递产生费用。

 

因此在《检察日报》社主办的正义网官方微博一则网调中,反对者占比高达64%,仅3成网友表示支持。

 

众人拾柴火焰高,不少人开始尝试解决操作难题。网友“MUYI推推情商低”建议,下单时候可以仿照部分电商,选择送货时间,既然客户选了,就要遵守。“这样就无需电话录音留证,如果约定了有一方没做,两次后开始收费。”而网友“拖延绝症的Zhu_Judy”也参照了英国的“他山之石”,“发现收货人不在家,他们会留一张卡,上面写有下一次会来送货的时间和联系电话,可以电话预约下次送货时间,如果下次送货还不在,就需要自行前往指定地点取货,或者掏钱再送一次。”

 

4

 

也有观点质疑,快递新政“天平”倾错了方向。

 

“快递业存在着暴力分拣、信息泄露、丢件赔偿以及居高不下的投诉率等问题,我们需要行业规范将其拉入轨道中运行。”东方网指出,现有快递行业规范情况是不容乐观的。其一,去年开始实施的快递实名制、快递收寄验视等相关规定在执行中都一定程度上遭遇了“打折扣”;其二,消费者比较关心的寄件丢失、损坏后的赔偿;信息泄露等问题的相关法规都是缺失的。

 

因此,文章认为“快递新规”并非应该去帮助快递公司争取最大化利益,而是应该倾向于需要保护的每一个普通消费者、寄收件人。

 

“快递新规”应在现有的行业规范基础之上行事,更多的纠纷只能给消费者带来更多意外和麻烦,第三次投递这样的纠纷发生时如何举证都是难题,未免造成原本存在的问题都未解决,又添了新问题,因此东方网认为这项收费新规未免“来之过早”。

 

5

 

更有媒体对《南京市邮政条例》的合法性产生了质疑:说好的市场决定价格,政府怎么又伸出了一只手?

 

评论员铁永功在《京华时报》发文指出,快递业法律法规应该主要聚焦在如何保证快递物品的安全和公共安全,快件丢失、损坏、掉包如何赔偿,发生纠纷如何调处,如何保护收寄件人的个人信息等。“至于快递收费和价格问题,在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应该由市场决定,一般用不着法律法规来专门规定。尤其是涉及收费和价格的规定,除非特殊的公共行业,一般不需要动用政府定价或保护价这样的’非常规武器’。”

 

《新京报》袁伊文更是质疑,快递这种“民事权利义务关系”不应该由地方条例来规定:从立法权限来说,《立法法》规定,“民事基本制度”应该由法律规定,而不是由《南京市邮政条例》这样的地方性法规来规定。

 

他从法理出发,认为所谓民事关系,是平等的主体之间权利义务关系,应该体现为契约自治、当事人协商一致,而不应该由第三方直接干涉,否则就可能打乱了市场秩序。“之前,国家交通部出台新规:非因航空公司本身的原因造成的飞机延误,航空公司不用承担旅客食宿费用,也被指是部门规章’越过红线’规定了民事基本制度。”

 

两位评论员都认为,在一个正常的充分竞争的市场,消费者有自由选择权,市场也能在竞争中找到合理的价格。多次投递要不要额外收费,还是交给市场和企业决定吧。

 

事实上,综合多方观点,无论是支持者还是反对方,都对一点抱有共识:很多技术手段能规避多次投递的难题,增设智能快递投递箱就是其中之一。因此,多收费显然不是最优的选择。